欢迎访问深圳市三明商会 !
申请
欢迎您加入
深圳市三明商会
活动预告
活动
商会近期
将要举办的活动
申请入会
家乡风采
我市企业信用惩戒格局正在逐步形成
来源: | 作者:pmo0172ef | 发布时间: 2017-05-02 | 40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  原文标题:


  一处失信 处处受限


  ——关注我市企业信用约束建设


  ·三明日报记者曾凤清 通讯员陆君星 实习生陈语涵


  人无信,则不立。对于企业而言,也是一样。


  截至今年上半年,全市共有10680条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信息,有5250名严重失信企业和2384户失信企业。企业只要有下列三种情形之一,即可被认定为失信企业。一是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企业;二是近年来因违法被工商部门处罚的企业;三是法院等有关部门交换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。
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企业还没有意识到,“一处失信、处处受限”的信用惩戒格局正在我市逐步形成——


  2014年,我市开始推行商事登记制度改革,将每年一度的企业年检改为年度报告公示。“宽进严管”之下,针对市场主体的信用约束管理,逐渐取代原来的执法监管模式。


  “从被动年检到主动公示的转变,其实对企业自身的信用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市工商局企监科科长罗术礼说,“企业如果失信,就是信用记录有了黑点。企业信用评价结果的运用导向,就是要让失信者寸步难行,不让‘脸黑皮厚’的企业再有生存空间。”


  人无信,则不立。企业无信,则不达。信用,企业生存发展的根本。


  A 年报不公示 信用打折扣


  银行账户为何被冻结?


  陈姗姗没想到,由于企业年报没有及时公示,自己公司的银行账户居然被冻结了。


  年轻的姗姗经营着一家婚庆公司,她平时忙于公司的主业,工商税务的事情都交由会计办理。2015年是我市进行企业年报公示的第一年,姗姗收到通知后,并没有太在意,而是交代给了会计,对于年报公示的截至时间并未留意。


  下半年是婚庆市场的旺季,在一次收款后要办理转账时,工作人员却意外地发现,公司账户的U盾“失灵”了,所有业务都无法正常进行。


  跑到银行一问,姗姗才知道,原来是由于企业没有及时进行年报公示,已被列入异常名录,从而导致征信受限。


  情急之下,姗姗和公司的会计赶紧跑到工商部门申请移出异常名录。申请成功后,经营状态恢复正常,银行才予以办理承兑业务。


  “不过原来办理的自动扣款、关联之类的业务都要重新申请了,特别麻烦。这次真的让我们好好记住了教训。”姗姗说。


  和姗姗一样,从事家电贸易的何文锋也是将申报工作都交由会计办理。当他从会计口中得知,公司因为没有及时年报,被纳入经营异常名单,并且影响到公司银行账户年审时,何文锋急了。


  会计老施解释道,自己明明已经在规定日期前进行了申报。“会不会是第一次操作,对系统不熟悉,所以在没有申报成功的情况下,误以为自己申报成功了呢?”老施心里犯着嘀咕。


  虽然公司现在已经移出了经营异常名录,但是,何文锋心里还是有些担心:现在企业参加招投标,企业信用都是重要的考评项目,小小的一份年报,看来千万马虎不得啊。


  “免检企业”不是终身制


  提到企业列入经营异常名单,李金栋一再摇头:“我们最重视的就是诚信经营,没想到这次居然栽了个大跟头。”老李是国企管理人员出身,从事设备制造行业几十年,如今已年近六旬。


  最初知道自己的公司上了异常名录,老李还是从合作伙伴处得知的。今年春节前,公司要购买一批原材料,在要求对方开具发票时,合作伙伴从系统里发现,老李经营的非标设备公司居然戴上了“经营异常”的“帽子”。


  得知这一消息,老李懵了:“我们企业不是办得好好的吗?怎么就经营异常了。”公司会计黄娟到工商局一问,这才知道,原来是企业2014年度的年报没有公示。


  这么一说,老李可算想起来了。作为诚信经营企业,2013年,老李的公司获得了“免检”资格,当年度可免予工商年检。2014年,恰逢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启动年,企业年检终止,年报公示尚未开启。老李当时也没太在意,没有注意看工商部门颁发的免检证书时效仅有1年,眼看着连续两年都不用年检,老李还以为自己的企业“终身免检”了。


  2015年,工商部门通知企业应在规定时间内,对企业年报进行公示。恰恰就在这个期间,在公司干了几十年的老会计由于身体原因,提出辞职。加上老李当时工商注册登记时找的是代理公司办理,工商部门调取联系人信息进行通知时,也未能联系上老李和会计人员。


  就这样,由于没有及时进行年报公示,老李的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这对于一向信字当头的老李而言,怎能允许企业经营出现这样的“污点”,他赶紧安排公司会计去到白沙工商所,按照有关程序要求,补报相关材料,申请将企业移出异常经营名单。


  B 信用,是真金白银


  诚信,获评“龙头企业”


  7月7日,三明市第四轮(2016~2018年度)农业产业化市级重点龙头企业名单公布,福建省永加有机农业有限公司在榜。说起这次入选龙头企业名单,公司负责人黄学陞不止一次说道:“多亏了工商部门的同志们。”


  市级重点龙头企业评选,需要经过企业自愿上报、专家评审、媒体公示、企业复议等多项程序。在进入最后的复议环节时,工商部门协审时却发现,这居然是一家“黑名单”上的失信企业。根据评选规定,失信企业将被取消评选资格。


  得知这一消息时,黄学陞正在福州老家,他连忙赶回沙县,而详细了解事情原委后,黄学陞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
  原来,这家公司是2012年他从高某手中转让过来的。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转让协议生效后不过短短数月,自己就吃上了官司——公司此前曾对外有负债,但是高某在出售企业时并未向黄学陞说明。


  得知企业易主,债权人于是便一纸诉状递到法院,永加被列入失信黑名单。作为永加目前当家人的黄学陞,尽管觉得委屈,但还是分两次出资进行偿还,并与原告达成和解。


  虽然和解了,但是黄学陞却未向法院申请移出失信名单,因此,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,永加仍然显示为失信企业。


  黄学陞赶紧到法院办理了移出失信名单手续,并开具了证明。此时,评选复议工作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。由于企业信用信息平台的内外网信息互换是24小时制,也就是法院进行数据更新后,信息平台上要24小时后才能显示更新。但是,等到那时,评选早已结束了。


  市工商局工作人员了解到事情原委之后,赶紧开辟绿色通道,以法院开具的证明为依据,将永加移出失信名单,在最后关头为其当选龙头企业亮起一盏绿灯。


  “失信”,贷款无法授信


  位于东新六路的琪铃汽车销售有限公司,是2014年3月进入三明市场的。


  “刚到三明,人生地不熟的,我们的重心就放在市场开拓上。当时公司规模也还小,人员也不够到位,没有专职会计人员,以至于企业进了经营异常名录还不自知。”企业负责人叶总说。


  经过了一年多的发展,公司逐渐在三明市场站稳了脚跟,并聘请了专职会计小佘。当时正值年底,供货汽车生产商下属的金融公司每年度会例行对合作4S店的征信记录进行查询。这一查,大家才知道,公司原来已经因为没有申报年度报告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
  得知这一情况后,佘会计赶紧去工商所,申请移出异常名录。在经营状态恢复正常之后,琪铃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才顺利地拿到了当年度的车贷授信。


  信用羸来大合同


  “企业信用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。”林水龙对此深有感触。


  2015年7月,由于未按规定报送年报,林水龙的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
  在这之后,公司有次购买原材料,在要求对方出具发票时,对方从系统中发现他的公司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对此,林水龙却没有当做一回事,心想反正我有实实在在做生意就行了。


  现实很快就让他意识到,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
  10月份,林水龙到福州与客户洽谈业务。经过前期的筹备和谈判,林水龙对拿下这单生意信心十足。可是,在他志得意满时,对方的一个电话让他彻底懵了。电话中,客户表示,因为林水龙的企业信用有问题,所以不能按照原计划与其签订业务合同。


  经过进一步的询问,对方才告诉他,因为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显示,他的公司已经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,对于这样“信用不良”的企业,合同不能签订。


  林水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跟客户解释之后,赶紧驱车赶回三明,来到徐碧工商所,在工作人员的指导和帮助下,以最快的速度办理好移出手续,最终,林水龙拿下了这个合同。


  采访手记:


  在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截至6月30日,我市共有近6000户企业因为未按时公示年度报告,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,有176户企业因公示的信息与实际情况不符也列入到异常名录。


  除了采访中所涉及的案例,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的企业,还将在开设网店、公民出入境、参与政府招投标、国有土地出让、政策扶持、POS机业务、出境签证、高知名度商标评选、企业上市、评优评先等方面,受到限制或禁入。


  随着信用监管格局的逐步形成,我市关于企业信用评价结果的运用愈发成熟,企业信用,不再只是无形的资产,更是有形的财富!